預約場地/住房清單
館別 空間 時間 費用 保證金

SWIPE DOWN

SCROLL DOWN

:::
「旅途的風景,可以帶走多少?」— 蘇菲.施密特個展
分享:

活動日期:2021-06-08 ~ 2021-06-30

活動地點:寶藏巖,邊境9號

「旅途的風景,可以帶走多少?」— 蘇菲.施密特個展

● 開幕直播/6.8(二) 15:00
● 展覽日期/6.8(二)-6.30(三)
● 展覽時間/11.00-18.00 (星期一休館)
● 地點/寶藏巖,邊境9號
● 藝術家/蘇菲.施密特
※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依國家規定,提升防疫警戒標準至6月14日暫時停止對外開放,展覽恢復開放日期視疫情狀況而定。

 

台北 |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每年接待來自全球各領域的藝文專業人士,透過來自國際的駐村藝術家與台北當地的藝術社群交流,為台北這座城市帶來更多可能性。本次邀請德國視覺、行為藝術家蘇菲.施密特,在全球疫情影響下,經歷長期的飛機旅程以及長達三周的隔離生活,來到了台北進行三個月的駐村計畫。跨國的遷徙、文化的碰撞以及Covid19下的生活方式中,藝術家蘇菲.施密特結合了在義大利威尼斯駐村的經驗,重新詮釋了在台北的生活故事。

「旅途的風景,可以帶走多少?」透過藝術家蘇菲.施密特的的視角,看見了台北街頭以及建築的趣味橫生、充滿生機的小細節。展覽中的創作,呈現了於台北旅館隔離的拼貼創作以及藝術家在台北生活日常的一面,如同威尼斯駐德研究中心總監瑪莉塔.利伯曼所闡述,對於藝術家蘇菲.施密特而言,生活的歸屬感建立在身體對於環境的感受以及思想上記憶消融,反覆所建構的認同。藝術家將義大利與台灣兩種不同文化的交織在一起,視覺化了新舊記憶彼此作用的過程。同時思考著,旅途中,那些帶不走的景色,帶得走的回憶。

本次展覽的開幕將以線上直播進行,邀請藝術家蘇菲.施密特以線上導覽的方式,介紹本次展出的作品以及其創作歷程。

||藝術家介紹||
蘇菲.施密特(b.1986)畢業於慕尼黑大學哲學系與新德國文學系,並慕尼黑藝術學院完成藝術創作與藝術教育的學位。蘇菲.施密特的創作概念多從身體出發,探索獨立卻又彼此互相連接的器官組成的身體,反思人體的功能以及人與環境的關係。

 

存在與歸屬:蘇菲・施密特作品觀後感

文:威尼斯藝術中心總監 瑪莉塔・利伯曼

譯:烏拉・斯塔克曼、韞藝術工作室、潘品潔

我們如何在生命之中尋找存在的歸屬? 有沒有可能是類似於建立在一個不斷搬遷的過程,而非在一個定點如同一扇門隨意進出的私人住所中? 蘇菲・施密特的創作所探討的正是存在與歸屬的議題:探尋從身體乃至於內心中之於環境的感受。這兩種形式的探尋不斷在故事中相逢而我們很難分辨作品究竟始於語言與敘事(如同红菊苣女士或者威尼斯鳥類的作品),或者顏色與形狀在先、而存在才接續現形在畫布之上;又或者這趟旅程源自藝術家的軀體。如論如何,創作者透過嚴密交錯的媒材所觸及的變動處境才是最重要的。藝術家透過敘事、繪畫,或者等同的演出與裝置,展現自己藉由觸覺所接收到的感知,而在這個過程中,物質性與非物質性相互融合在一起。如同他活現的繪畫,藝術家的演出也不僅止於與空間的互動;當他隨著红菊苣延展肢體,藝術家將自己的軀體轉換為物件(如同近期在威尼斯皇宮置身報紙堆中的演出),藉以探索手延伸出去的觸點。蘇菲・施密特與空間與物體的互動,創造了不同層面的力道,而她對於這個「世界公寓」的探索所散發的能量則傳達給觀者。這就是為什麼蘇菲・施密特有辦法將威尼斯帶到台北。

 

蘇菲・施密特

讓我看看你的手指,如同红菊苣插著刀叉的手指

文:Kunz Knust 畫廊總監 克拉拉・史特拉特曼

譯:韞藝術工作室、潘品潔

蘇菲・施密特對於表演的執著體現在她所有的創作中。我們在她的拼貼裡看到過往演出的痕跡,而她的文字富含獨特的詩意,無論朗誦或吟唱,都成為她的繪畫與雕塑的連結;她稱這些作品為「假肢」。施密特運用擅長的媒材與表現手法,讓重複出現的文字串聯作品中的脈絡,這些故事敘事在穿梭、跳躍於不同時空之間,訴說著四世紀拿波里守護神聖雅納略的故事,也講述世上最渺小的昆蟲動物的事蹟。理解施密特的創作同時意味著串聯不同故事線;雖然當前許多地方的社會現況都彰顯了群體中的差異,施密特的作品則宣告對於階級的反抗。對施密特而言,微小的昆蟲與高尚的聖人都左右著她的創作,而同樣的,她創作的起點,可能不過是受红菊苣的美麗外型或者番茄形體的弧線所啟發。

將施密特的各種創作靈感串連在一起的是「假肢」。這些假肢由各種日常用品建造而成,例如濾網、衛生用品、蛋,或者繃帶,而藝術家透過延展自己的軀體「啟動」這些假肢(史密特也稱某些演出為「啟動」)。軀體正在經歷演變,或者也可稱為重建,為的是要打破不同存有間的隔閡。假肢是「軀體的延展」,帶來強化、擴張,或者幫補的效能。

接續唐娜・哈洛威對於賽伯格的定義,如果人類、機器、動物之間的分別可以化解,不同存有之間的隔閡也可以被移除。

蘇菲・施密特的演出將觀者帶往一個尚未被定義的存有空間,而這個創見讓我們對於社會與各種批判論斷有了新的觀點。健康與否、有產出與否、可及與否的定義是什麼?存有隱藏著殘暴,但蘇菲・施密特對於這一切的視角富有一股無所不在的柔軟。

藝術家透過演出建造一個為所有人而建,也不為任何人而建的劇場。蘇菲・施密特隨身帶著她的歌劇與劇場:身體同時是舞台、歌手、服裝、肉身、聲響、合唱團、觀者,與準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