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約場地/住房清單
館別 空間 時間 費用 保證金

SWIPE DOWN

SCROLL DOWN

「生如夏花」-劉致宏個展
分享:

活動日期:2016-03-25 ~ 2016-04-17

活動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

● 展覽日期 /3.25(五)-4.17(日) 11:00-21:00(週一公休)
● 開幕茶會 /3.26(六) 16:00
● 展覽地點 /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

 

展覽理念:

2015年初,一次幸運的機會前往日本長駐、停留一段時間,每日徒步走進城鎮、小巷、洞窟、山林與曠野,步行勞動就像血液仔細流往全身那樣,親眼所見小說、電影以及森山大道鏡頭下的世界,並且無時無刻思考著一個外來的他者,如何透過藝術家的身份、藝術創作和行動參與,實際的與在地環境產生連結。初來乍到陌生的環境,如何在所有事物的新鮮感受與冒險當中吸收養分,鮮活地綻放創作的花朵,取材自此地、並創作於此地。遂以詩人泰戈爾的詩句「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譯做”生如夏花”)為芬芳的、鮮明的、陽光普照的命題想像,而由作品來連結轉化「死若秋葉」的輕盈、消逝、晦澀或華美,展覽整體對應如詩句上下的互文關係,那一絲懸在真實、虛幻、落差與愛兩端,如細絲般隱現的拉扯與映照。此次由駐村時期的創作延伸,分段闡述對於經驗異地他鄉的時光與追尋自我創作之間的種種歷程,而作品與作品之間則同樣來回對照與驗證,訊息、影像、認知與記憶之間豐富的交錯對話。

矗立在山林、荒野間的各色「A」形告示牌、梯子..等,筆直硬挺和鮮明的色彩,在純樸自然的荒野間顯得突兀,形成了某種平凡生活裡的不平凡日常奇觀。「十四行詩」以死去的蚊子為素材,隨機留下了形態各異並僵直的身軀線條如肢體語言線索,文字般的詩句排列那些筆畫,全都指向著隱含其中「是與不是」、「知與不知」、「答而未答」的落差狀態。在作品「冰山」、「皮膚與心」當中,我試圖透過兩件作品彼此間的映照對話,討論雙重(或多重)影像中的互文關係;「冰山」集中截取了照片焦點對象物,大量白色保麗龍箱結合成一幅硬邊的山水畫(冰山)意向,而「皮膚與心」則由命題與懸缺的影像主體構成,重疊被取走焦點的照片如同被取走心囊的身軀,累積成了另一幅曖昧的風景,剩餘影像的皮膜特性反而強調了影像訊息中的主體性。共四十件的「萬華鏡」以影像中的晦澀與深沈,呈現眾多日常如萬花筒般折射的影像訊息,每當拿起相機、躊躇的按下快門,投射自我在身處與觀看的社會和世界當中,往往卻照見了孤獨與憂慮的身影。作品「陽光普照的地方」命名自森山大道<犬的記憶>當中的一段文字:「雖然影像仿若浮現於眼前,我卻無法真正置身其中,我唯一可做的只有將那陽光普照之處作為假定地,持續前往。」;與同時期駐地創作的芬蘭攝影師合作,將她鏡頭裡關於日本那些彩色的礦坑、大雪紛飛的早晨、繁花盛開的櫻花樹林等影像羅織成一雙雙手套,每當回望這些影像,置身其中的異地經驗終將成為那陽光普照之地,一種過去的回響,卻無法成為的故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