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約場地/住房清單
館別 空間 時間 費用 保證金

SWIPE DOWN

SCROLL DOWN

2018 第四季寶藏巖駐村聯合發表
分享:

活動日期:2018-11-30 ~ 2018-12-23

活動地點: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十字藝廊、山城53展間、防空洞、上光9、邊境52展間1樓

●  展期/11.30(五)-12.23(日)

● 開放時間/11:00-18:00(週一公休)

● 地點/十字藝廊、山城53號展間、防空洞、上光9號展間、邊境52號展間1樓

● 藝術家/不廢跨村實驗室、武田雄介、陳志偉、馬賽爾.雷耶斯.科爾特斯、迪馬.沙辛

● 藝術顧問/曹良賓

● 短介文字/曹良賓、沈柏逸

 

▲「共同體,再生?!」

● 藝術家/不廢跨村實驗室

● 展覽日期/11.30(五)-12.23(日) 11:00-18:00(週一公休)

● 開幕茶會/11.30(五) 15:30,十字藝廊

● 展覽地點/寶藏巖,十字藝廊

 

■ 藝術家自述

「NO!W Across Lab 不廢跨村實驗室」,以「不廢」為核心、「跨村」為行動、在探索「實驗」的場域,探討「廢棄」議題的多元面向與積極可能。駐村期間,我們將作品與2018台北雙年展主題串聯,探討現代人類在面臨因溫室效應加劇之下已岌岌可危的生態時,將作何選擇?作品以「共同體」為核心,三種科學現象為表現:「樹冠羞避 Crown Shyness」、「菌絲網絡 Mycelium」及「終極盤古大陸 Pangaea Ultima」,以參與式藝術方式運用回收廢材,邀請大眾在共創作品的過程中,從天空樹冠、地表陸塊及地層菌絲的串連網絡中,提供另一種視野,反思人造與自然共生的可能,帶動不廢選擇與凝聚改變的共創力量。

 

■ 藝術顧問短介

文/曹良賓、沈柏逸

一直以來,不廢跨村實驗室的核心關懷都環繞在「現代人大量產生廢棄物」的相關議題檢視。面對全球的環境問題,如今我們不能再固守著人類中心的角度與生活方式,不斷製造廢棄物,忽視生態與環境的議題。

他們這次的駐村發表「共同體,再生?!」透過三種生態系網路的實驗過程-「樹冠羞避 、菌絲網絡、終極盤古大陸 」,以參與藝術的合作方式,邀請來到寶藏巖的所有參與者,一起想像新的共同體可能。

妳我不再只是「把廢棄物當垃圾棄置」,而是透過「萬物共生共存」的角度,重新尋回這些被拋棄的物件價值,將其帶往循環共生的永續方向。在這種重視相依性的生態系當中,我們不再只是活在被馴化的個人中心視野,而是能透過與萬物共存的網路,連結並拓展新關係,重新打開「人造與自然」的共振可能。

 

▲「臺北感知」

● 藝術家/武田雄介

● 展覽日期/11.30(五)-12.23(日) 11:00-18:00(週一公休)

● 開幕茶會/11.30(五) 16:00,山城53展間

● 展覽地點/寶藏巖,山城53號展間

 

■ 藝術家自述

臺北這座城市的物質環境是由潮濕的影像所構成。在臺北進行調查研究的過程中,我感覺自己變成了城市的一部份。同樣地,臺北也在這個過程中,從生活場域變成一種感知。我與城市的關係逐漸變得模糊,我似乎成為城市的一種感知。

 

■ 藝術顧問短介

文/曹良賓、沈柏逸

日本藝術家武田雄介主要關注「城市與身體」的複雜性。他透過獨特的身體姿態,結合影像與空間裝置,探討現代化社會中人的存在方式。

他藉由如電影《銀翼殺手2049》對未來城市的潮濕想像,結合臺北潮濕氣候,綜合地考慮「影像濕度」的可能。他也同時透過「影像濕度」提出關於人類與城市之間的關係。

此外,他也試圖藉由作品探討臺灣跟日本的歷史關係,進而提出液態身體的未來想像。本次駐村作品「臺北感知」關於臺北城市「記憶-影像-身體」的混雜性。這種混雜性就如同不斷解域文化同質性的流變運動,試著解放我們對城市的僵化束縛,引入流動的、詩意的、曖昧的含混狀態。

他提出了「給影像一個身體」的宣稱。而這種賦形的獨特身體也抵抗了資本的同質管控,對於未來提供了新的想像可能。

 

▲「一顆被借用的石頭;兩隻不知曉的鳥」

● 藝術家/陳志偉

● 展覽日期/11.30(五)-12.23(日) 11:00-18:00(週一公休)

● 開幕茶會/11.30(五) 16:30,防空洞

● 展覽地點/寶藏巖,防空洞

 

■ 藝術家自述

在2016年,有9輛新加坡的裝甲車(Terrex)在從臺灣運送回新加坡的途中,被香港當局所扣押。

這事件引起了國際媒體的極大關注並揭露了這個「公開秘密」—新加坡向臺灣租借土地用於軍事訓練。經過兩個月的耽擱,這些Terrex被歸還給新加坡。

防空洞的大小與一輛Terrex的空間相同,而這裡的裝置,是透過一位曾多次到臺灣接受軍事訓練的新加坡前國民服役軍人,具體化對於地緣政治局勢的感觸。

 

■ 藝術顧問短介

文/曹良賓、沈柏逸

新加坡藝術家陳志偉的「一顆被借用的石頭;兩隻不知曉的鳥」試著透過新加坡的軍服、沾著台灣土壤的軍靴、以及各種空間化的裝置來探討新加坡跟臺灣的地緣政治關係。

事實上,國土面積小且比鄰大國的新加坡,自1975年開始便開始借用臺灣土地來訓練自己的軍隊。在自然資源不足,發展上總是受制於大國,而且在國際社會上存在價值與貢獻經常被輕忽的新加坡,相較於臺灣的情況,在客觀條件、發展歷程上有著頗高的相似度。

陳志偉透過再詮釋過去的事件,重新回應某批新加坡的泰萊斯(Terrex)裝甲運兵車議題。這組運兵車原本是從臺灣要運往新加坡,但卻在香港被海關扣查,這種詭異的管控也造成了藝術家的疑問。而本次展覽的作品,也透過跟運兵車相似大小的空間,以及之前曾在臺灣受訓的新加坡軍人的相關物件,來回應國家跟人民的關係與其對生命政治的管控。

 

▲「心愛的人」

● 藝術家/馬賽爾.雷耶斯.科爾特斯

● 展覽日期/11.30(五)-12.23(日) 11:00-18:00(週一公休)

● 開幕茶會/11.30(五) 17:00,上光9號展間

● 展覽地點/寶藏巖,上光9號展間

 

■ 藝術家自述

〈心愛的人〉是一件深刻探討個人生命經驗裡所擁有之物件的裝置作品。馬賽爾用「玩具」來象徵逝世者的社會關係與對「自我」的認同。玩具的生命歷程與人和社會的生命歷程十分相似,每樣玩具皆擁有自己的背景故事。玩具與主人之間親密的社會關係,隨著時間和空間逐漸裂解,脆弱得就像是人與生命、死亡和記憶的關係一樣。此計畫希望藉由延長玩具的生命軌跡,進一步討論社會關係的脆弱性。

此裝置所使用的玩具皆是在臺北的跳蚤市場裡所找到的,也有部分是友人的捐贈。這件作品旨在對記憶、遺留物和自我概念的脆弱性提出疑問,挑戰臺灣人對生死、物質社會與自身關係的認知。

 

■ 藝術顧問短介

文/曹良賓、沈柏逸

擁有視覺人類學背景的藝術家馬賽爾.雷耶斯.科爾特斯主要關心「再現的政治」。從他過去曾深入墨西哥亡靈文化,約略可看見他所關注的領域並非只是生者的世界,也同時關注「亡者的世界」及其再現方式,還有此世與彼世之間的聯繫。

關於這次在寶藏巖的駐村計畫,他將持續關注亡者的世界與其物質再現象徵,以及集體記憶的關係。對他來說,寶藏巖不僅僅是藝術家的駐村場所,而更像是「被遺忘的遺產」。

他的駐村發表「心愛的人」也同時探討「不可見的存在」(亡者)或「被遺忘的人事物」。他透過搜集跳蚤市場的各種廢棄玩具(四肢不全的脆弱模樣),隱喻在現代化城市的過程中被廢棄的身體。而他的作品也同時呈現了記憶的複雜性與物質之間的複雜關係。對他來說,揭示那些不知名的、被世人忽略的亡者世界,是我們面對現實世界的重要部分。

 

▲「有媽媽的地方,就是家﹣寶藏夢想」

● 藝術家/迪馬.沙辛

● 展覽日期/11.30(五)-12.23(日) 11:00-18:00(週一公休)

● 開幕茶會/11.30(五) 17:30,邊境52展間1樓

● 展覽地點/寶藏巖,邊境52號展間1樓

 

■ 藝術家自述

「有媽媽的地方,就是家」為迪馬.沙辛2015年在西班牙巴塞隆納的JIWAR駐村計畫,她觀察記錄了當地母親們的夢想,那些也許曾經積極追求、已經實現、或全然擱置的夢想。接著2016年及2017年,迪馬分別在埃及法尤姆的突尼斯小鎮與馬爾他的戈佐島,延續進行了此計畫。很神奇的是,這個計畫在不同的城市、小鎮、島嶼皆發展出獨特的樣貌及文本,也因而對她自身及藝術創作的發展產生影響。這次她觀察寶藏家園的居民,以及其他在寶藏巖聚落工作的人們,她渴望知道他們的夢想,希望透過鏡頭重新想像與解讀他們的記憶片段。

 

■ 藝術顧問短介

文/曹良賓、沈柏逸

你吃飯了嗎?這熟悉的日常問句,對許多人而言,腦中可能立即浮現了母親的畫面。約旦裔巴勒斯坦籍藝術家迪馬·沙辛,本次的駐村計畫「有媽媽的地方,就是家﹣寶藏夢想」便是透過這句親切的問候作為起點,嘗試連結「母親、家庭、食物」的關係。

迪馬.沙辛的創作實踐偏向一位紀錄片導演,但她在媒材運用、空間調度上顯得相當靈活多元。作品中,觀眾可以見到她會細緻觀察、拍攝以及書寫當地母親的生活,為他們未竟的夢想或故意延遲的夢想留下各種紀錄,之後再將這些夢想,以文字與詩意紀錄片的方式呈現。

她擅長運用跟陌生人交換故事的方式來推進創作,而在這次創作的不可預期對話中,我們也深一層的理解「母親角色」的文化異同。並且更加的進入個體生命敘事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