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約場地/住房清單
館別 空間 時間 費用 保證金

SWIPE DOWN

SCROLL DOWN

2017 第三季駐村藝術家聯展
分享:

活動日期:2017-09-22 ~ 2017-10-15

活動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

● 展期/9.22(五)-10.15(日)(週一公休)

● 開放時間/11:00-21:00

● 開幕茶會/9.22(五) 19:00

● 地點/台北國際藝術村,百里廳

● 藝術家/山田哲平、王詠翔、亨尼克 史密特、金兌妍、金秀衍、鄭勝

● 客座策展人/蔡明君

 

山田哲平 〈分和(或)合〉
藝術家自述/
現今隨著經濟全球化,國家之間的關係變得複雜,而不僅僅是相對。單純建立在國家內部之上的經濟和價值觀漸漸消失,許多國家在創作文化的過程中,一起經歷著侵蝕與融合。

出國旅行時,偶然會看到好像是我家附近一樣的街道風景。事實上,每個國家都在嘗試去做一些讓自己可以和其他國家區分的事。在融合時,我們企圖展現個體特質;在我們對他人產生的同情中得到紓解,並在分歧中建立身份。在我們的本質裡,也許渴望『分』與『合』之間的衝突存在。

客座策展人短介/
文/蔡明君
你聽見,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聲音,震動著空氣、地板;你看見,那一次次的頻率,震動著彩色的絲線、以及你的髮絲。那多彩視覺的韻律背後,有著像是燈籠流蘇,又如血的大紅絲線,跳動著。然後你慢慢察覺,那大紅絲線拉扯著你的神經,牽引著你的心跳。它們如同你所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與你在同樣的土地上,呼吸著同樣的空氣,有著同樣的生命力。

 

王詠翔 〈通過寂靜的時刻〉
藝術家自述/

當我們面對人生的轉捩點,在分歧的道路上作出決策;當我們要站在台上面對這個世界,在這之前一刻,那些嘈雜、紛亂化為寧靜,彷彿存在一種真空狀態,屬於自我探索或是自身對話的時刻。似乎所有「事發」都可以透過潛在意識回朔到「之前」一刻,而這一刻屬於孤獨和寂靜。

在我的經驗裡存在許多峰迴路轉,時常與自己對話,浸淫於靜默的孤獨空間,然而這樣的寂靜並非完全無聲,事實上現實世界裡似乎也不存在真正的「無聲」,那麼不禁反問孤獨又從何而來?我試圖透過作品尋找那份生命經驗,過往的意識感知;曾經的思考、徘迴,曾經的遺憾或是一抹微笑。探討關於內在省思和回朔到「前一刻」自身的原始對話。

對於「我」的探索,從心理學的詮釋,探討關於意識或是潛意識,也許能夠獲得某些答案,不過我認為,這更趨近於一種玄學的信仰,無關宗教,而是建築在以人為本體的「精神性」。意識的矛盾來自於心中的反詰,也許,作罷言之過急的成見,通過寧靜的時刻,再前行。

客座策展人短介/
文/蔡明君

走過陰蔭,在炙熱的閏六月日頭底下;思緒沈澱,在夜深人靜的工作室裡。你於鄉村巷弄間穿梭,經過日常於街邊忙碌的人們;你在城市大道上定坐,觀察在這不尋常時刻於此搭棚的人們。你反芻,關於對話、聲響、色彩、行為甚至思緒。你將它們帶在身上,走過陰蔭,思緒沈澱,獨自面對並不孤獨的自己,在那名為藝術的創作之花綻放之前的那一刻,享受你與眾人之聲喧嘩的寂靜。

 

亨尼克 史密特 〈開放水域〉
藝術家自述/
被來自外界的索討包圍。一點一點地,來自四面八方。它是可以被填滿的,因為若是在沒有空氣的空間,一切的動作都會失去摩擦力和共振。因為空間沒有辦法在無界線的情況下留住甚麼,所有都會蒸發,只有回音和對立加倍地回應著我的動作。空間必須作出回應,否則將會沒有提問。所以這一切都是有關於尋找界線,透過明確的限制去定義空間,使行動不要在無意義的世界主義中打轉。反覆的動作見證著一個存在於明確界線空間內的長期狀態,以及所有與這個空間有關,和在這個空間內的可能與不可能。越遭受限制,身體的動作越大。這界線可能是零碎而簡單的,例如可能是例行公事或揮之不去的事情或問題。一般情況下界線是單獨出現在空間中的,如果一個人對它有興趣,其實它們是可以被觀察、塑形的。在異地一個人首先會專注在自己身上,最熟悉的、自己的身體,筆電,乘載著自己的網路和自己關心的新聞。我的身體是家鄉,也是網路。覓食成為了儀式,性成為精力無法宣洩的問題。一件在異地的作品首先要陳述的不是異地,而是那個在異地的人。我以在我的工作室和幾個公眾場所做出的行為表演,探究外界對於來自異地的接觸所能給予的自由度與實際的可能之間的關係。如果你不想複製刻板印象,甚麼又是不可以說不可以做的?日常發生的事物如何影響你的觀點?你怎麼去評論一個你甚至不了解的地方?結合了雕塑作品,我將這些肢體的動作以錄像裝置呈現。

客座策展人短介/
文/蔡明君
你來到一個地方,並對其環境有所意識;你進入一個空間,並對其質感有所回應;你觸碰一個物件,並對其使用方式有所意圖。那一切或許日常不過,然而你的所作所為卻是為了打破慣常的習性而發生。你知覺存在於周邊的一切界線,地理上、空間上、物件上、以及人與它們之間。然而對你而言它們不是某種疆域,而是引導你發展與它們的全新關係,與它們成為彼此伴侶的起始點。

 

金兌妍 〈剛抵台的23公斤與其減輕過程〉

藝術家自述/

這件單頻錄像作品將以螢幕接耳機聲音呈現。此件作品講述23公斤實木行李的旅程,從抵達台北時展開,完整記錄重量減輕的過程,及其外觀的改變。

行李中裝含短暫停留在台北三個月之所需物品。若作為一個移動的「主體」,「重量」便是他能夠被識別的要素。每位旅客所能攜帶的重量有明確的限制,有些人還會讓行李恰好符合裝載規定。攜帶物品移動可以直接連結到一個問題:對生活而言,什麼是必要的?假設命題成立,在旅途的最後,這些曾被選中東西是否可以消失?而生命中所有負擔與重量,是否也能夠在某處減輕?

客座策展人短介/
文/蔡明君
行李箱存在的意義是什麼?裝載需要被移動的物件,你說。行李箱能不能是自己存在的意義呢?那麼它還算是個行李箱嗎,你問。我們是如何認知行李箱的呢?它的樣子以及功能吧,你想。那若當它長得像行李箱卻沒有如預期的功能時?就是個不是行李箱的行李箱囉,你思索。一個美國標準重量23公斤的行李箱隨著你移動,為的是離開,帶著這個重量上限離去,並為自己的存在探索。

 

金秀衍 〈活人的墓碑(我還活著時所看不見的)〉
藝術家自述/
製作活人的墓碑。

我要求我認識的人提供我他們生命的最終期限,再幫他們製作墓碑。
其中有些人委託我為他們不喜歡的人製作墓碑,如此可以恣意為不喜歡的人設定死期。
這是一個聚集希望的地方。

我製作的立體物件共有30座墓碑和15根蠟燭。
我通常不會在同一個空間裡展示同一個創作主題的立體物件和圖片。
我會把上一件作品畫成圖,並與立體物件一起展示,再將這個場景畫下
來,成為下一個作品。
但我不會真的將墓碑畫下來,我想把這個過程當成一個對於人物的刻畫,和展示一種我對死亡的哀悼方式。

客座策展人短介/
文/蔡明君
那不是真實的墓碑,你想。但它們看起來那樣真實,並有著一些或許尋常的名字。作為生者,擁有一座刻著自己名字的墓碑,是什麼感受?作為認識生者的製作者,為生者產出一塊墓碑,是什麼感受?作為生者,被討厭自己的人製作了一塊墓碑,又是什麼感受?你對生與死的認識是什麼?由一連串過程組合而成的這個讚頌/戲仿死亡與紀念的裝置,是可怕、無奈、或者是幽默?

 

鄭勝 「生活雕塑系列:植物III」
藝術家自述/

生活雕塑系列:植物III將會在展覽中呈現,不僅會展示雕塑本身,其創作過程也會一併於開幕和展期的第一週呈現。

過程:植物→資料庫→實體運算→3D列印→雕塑

生活雕塑系列:空間II的第二個版本則擷取了特定場域中的各方面資訊,並將這些資訊加以解讀成為即時的影像作品。

客座策展人短介/
文/蔡明君
來到一個實驗室的空間,你看到實驗室中慣常會出現的電腦、列表機、工作用具,以及不太在預料中的一株株植物,還有一組彷彿是生物的人工構造。不由自主地,你讓那長相奇特的物體給吸引了過去,它的樣子看起來像是一顆顆的細胞接連在一起,在動、在生長。那非生物的生物體如同螢幕中不斷增長的那些數據,如同那一旁每日每日都在變化、新生或衰敗的枝葉,也像是你自己。